File is not found

PRESS RELEASE

Arabic | English | Español | Français | Russian

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负责人呼吁应对毒品问题采取基于保健、

发展和权利的方法

2010年大约2.3亿人--每20人中就有1人--至少使用过一次非法药物: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2012年世界毒品报告》

2012年6月26日,维也纳/纽约--(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今天,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尤里•费多托夫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说,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和非法药物必须成为发展议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一次关于毒品和犯罪威胁发展的特别专题辩论期间,费多托夫先生说,随着2015年评估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全球进展情况的最后期限不断临近,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有组织犯罪和非法药物在阻碍着这些目标的实现。

非法药物助长了犯罪和不安全局势,同时破坏人权并对公共健康构成重大危险。费多托夫先生在首发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旗舰刊物《2012年世界毒品报告》时对联大说,"每年,海洛因、可卡因和其他药物继续使大约20万人丧生,造成家庭破碎,并给成千上万人带来不幸、构成不安全并传播艾滋病毒。"

今天适逢国际禁止吸毒和非法贩运日,执行主任在今天举行的联大会议上说:"必须将预防、治疗、康复和重返社会这些公共健康的方方面面认定为全球减少毒品需求战略的关键要素。"

全球概览

尽管全球非法药物使用、生产及健康影响的格局在2012年大致保持稳定,但是执行主任发出警示:在世界最大的鸦片生产国阿富汗,鸦片生产又回复了之前的高水平。纵览全球,鸦片和古柯种植和生产数量总体减少被合成药物生产的不断增加所抵消。

《报告》称,据估计,2010年大约2.3亿人至少使用过一次非法药物,占世界成人人口(15岁至64岁)的5%。《报告》指出,问题药物使用者,主要是海洛因和可卡因依赖者的人数约为2,700万人,占世界成人人口的0.6%,即每200人中就有1人是问题药物使用者。

鸦片--价格上涨,产量激增

阿富汗恢复了大量生产鸦片。2011年全球鸦片产量计达7,000吨,在2010年的低位基础上有了增加,该年在阿富汗植物病害摧毁了几乎一半的鸦片收成,促使价格急剧上涨。阿富汗的鸦片产量增加了61%,从2010年的3,600吨增加到2011年的5,800吨。虽然全球阿片剂产量依然居高不下,但是北美和欧洲的阿片剂使用量似乎保持稳定或在逐步缩减。然而,在非洲和亚洲,那里的阿片剂使用者合计占全球的70%,但由于缺乏清晰的数据,有可能存在着使用量不断增加但却未被发现的情况。

高昂的价格使得鸦片生产对东南亚农民颇具吸引力。从2010年到2011年,东南亚的罂粟种植面积增加了16%,从大约41,000公顷扩大到约48,000公顷。总体而言,东南亚的种植面积自2006年以来翻了一番。

缅甸依然是继阿富汗之后的世界第二大罂粟种植国和鸦片生产国,2011年的罂粟种植面积增加了14%,占全球鸦片生产的9%。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的种植面积增加得更快,达到38%,尽管与全球估计值相比依然处于低水平。缅甸潜在的罂粟产量估计为大约610吨,老挝的产量估计为25吨。

可卡因--产量减少

2010年,可卡因使用者估计在1,330万至1,970万人之间,约占全球15岁至64岁人口的0.3%至0.4%。可卡因的主要市场仍然是北美洲、欧洲和澳大利亚。美国的可卡因使用者在15岁至64岁人口中的比例从2006年的3.0%减少为2010年的2.2%,欧洲的可卡因使用情况保持稳定,但是继续与美国的不相上下。然而,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可卡因使用量有了增加。这种趋势还蔓延到了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虽然人们认为亚洲的使用者人数并不多。

2007年至2010年,古柯树种植总面积减少18%,其主要原因是2007年至2010年哥伦比亚古柯种植面积骤减。然而,在此期间,古柯树种植和古柯叶生产大量转移到了多民族玻利维亚国和秘鲁。这种转移大幅减少了北美洲的可卡因供应,因为北美洲几乎完全依靠哥伦比亚供应可卡因;但是在欧洲,来自秘鲁和玻利维亚的可卡因数量增加,至少部分抵消了哥伦比亚的供应减少。

苯丙胺类兴奋剂市场稳定,但是甲基苯丙胺和"摇头丸"增加

全世界第二大广泛使用的药物苯丙胺类兴奋剂的全球使用量和缉获量大致保持稳定。但是,由于在中美洲及东亚和东南亚缉获了大量苯丙胺类兴奋剂,2010年苯丙胺类兴奋剂的缉获量(45吨)比2008年的缉获量(21.5吨)增加了一倍以上。

在欧洲,"摇头丸"缉获量翻了一番多(从2009年的595公斤增加到2010年的1.3吨),表明该大陆的市场更加活跃。在美国和大洋洲,该药物的可获量和使用量似乎都在增加,东亚的缉获数量也在上升。

大麻--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非法物质

据估计,全世界大麻使用者在1.19亿至2.24亿之间。欧洲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麻脂(印度大麻脂)市场,摩洛哥是欧洲的主要供应者,尽管其相对重要性正在日益减弱。大多数欧洲联盟国家报告室内种植大麻药草(大麻草)数量不断增加,这或许表明相比印度大麻脂,越来越多的人更倾向于大麻草。

大麻草如今是阿富汗最有利可图的经济作物,2010年,种植大麻的家庭收益9,000美元,而种植罂粟的家庭仅收益4,900美元。

"合法兴奋剂"和处方药品的滥用

在许多国家,相比除大麻以外的受管制物质而言,非医疗使用处方药物更多。虽然总体上男性非法药物的使用大大超过女性,但在有数据提供的国家(南美洲、中美洲和欧洲),女性非医疗使用安定剂和镇定剂的情况更多。令人担心的是,尤其在女性当中,滥用安定剂和镇定剂会成为终生恶习。

为规避国际管制而研制的新化学合成精神活性物质正在被当作"合法兴奋剂"和可卡因或"摇头丸"等其他非法兴奋剂的替代品出售。这些可混合使用以产生不同效果的物质包括甲氧麻黄酮和甲烯二氧吡丁苄酮,后者经常作为"浴盐"或"植物性食物"出售;此外还包括哌嗪。其他制剂包括产生类似大麻的效果的"香料";以及一种致幻性植物鼠尾草( Salvia divinorum)。

在一些国家,由于海洛因短缺,似乎正在导致出现未加工且高度危险的含可待因的替代品,例如地索吗啡,也称为"鳄鱼"。该注射类物质即使用量有限也会造成严重的健康问题。

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共同责任

费多托夫先生说,药物生产国和消费国在打击这一祸害过程中都责无旁贷,各国政府不应忘记非法药物在全球范围对健康和安全造成影响。药物使用似乎蔓延到了依靠贩毒路线生存的国家,例如西非和中非,这些国家的可卡因使用者人数日益增加,还有阿富汗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它们正在对付鸦片和海洛因的使用率达到最高记录的问题。

当发展中国家效仿工业化国家的生活方式时,毒品消费可能将会增加,为在应对日益增加的毒品需求方面准备不足的国家造成了更加沉重的负担。他说,因此,国际支助的目的应当是增强脆弱国家应对该挑战的能力。

替代发展是减少非法药物作物种植和毒品生产的关键所在。他对会员国说:"目前,世界范围内仅有约四分之一参与非法药物作物种植的农户有机会获得发展援助。如果我们要提供新的机会和真正的替代方案,就需要变革。"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新闻干事Preeta Bannerjee女士|电话:+43- 1 26060-5764

|电子邮件:preeta.bannerjee{at}unodc.org

[close]
Related Videos
    All Multimedia